• <progress id="tvl44"><track id="tvl44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<dd id="tvl44"><noscript id="tvl44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1. <rp id="tvl44"></rp>

        <rp id="tvl44"></rp>
        <em id="tvl44"><strike id="tvl44"><u id="tvl44"></u></strike></em>

        【解局】今天的一本重磅白皮書

        百家 作者:俠客島 2021-06-25 23:51:57 閱讀:316



      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《中國新型政黨制度》白皮書。圖源:央視



        “民主黨派為什么要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呢?”

        這是今天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,香港中評社記者提的一個問題。
        ?
        發布會的主題是介紹一本重磅白皮書:《中國新型政黨制度》。類似的白皮書2007年發過,當時名字是《中國的政黨制度》。時隔14年、又值中共百年華誕,書名中“新型”二字頗有深意。

        中國新型政黨制度,是對我們更熟悉的一個政治名詞——“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”的全新概括。這個制度是中國獨家原創,有獨特的歷史和現實背景。

        首先,誰是這個制度的主體?白皮書開篇講,“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中包括中國共產黨和8個民主黨派,以及無黨派人士”。中共、民主黨派、無黨派人士,三大類。

        中國共產黨,2019年底黨員總數9191.4萬名,世界第一大黨。8個民主黨派,白皮書有詳細介紹。它們都成立于1920-1940年代,最早的是致公黨,1925年由華僑社團美洲洪門致公總堂在美國發起;最晚的是民革,1948年1月成立。目前,8個民主黨派加起來,成員超過130萬人。

        無黨派人士,主體是知識分子,是“沒有參加任何政黨、有參政議政愿望和能力、對社會有積極貢獻和一定影響的人士”的統稱。著名的無黨派人士,有郭沫若、李鼎銘、巴金、袁隆平等。

        熟悉中國近代史的島友知道,這些民主黨派是在反帝愛國、爭取民主、反對獨裁專制斗爭的歷史浪潮中與中國共產黨走到一起的,標志性事件是1949年9月籌建新中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。

        這就可以談到上述香港記者的提問了:“民主黨派是新型政黨制度的組成部分,但他們為什么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?”

        人民大會堂(圖源:新華網)
        ?
        ?
        中央統戰部副部長許又聲對此問題作出了正面回答。兩個層面:現實需要、歷史選擇。

        所謂現實需要,即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、民族眾多、擁有14億人口的大國,如果沒有一個總攬全局、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,結果必然是分崩離析、一盤散沙,什么事也干不成。100年來,中共團結各民主黨派,帶領全國各族人民持續奮斗,實現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,贏得了包括各民主黨派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衷心擁護和愛戴。

        “這個領導地位不是‘自封’的,是歷史的選擇、人民的選擇,也是各民主黨派的選擇?!痹S又聲引用了民建原主席成思危的一段話:中國的政黨制度就像是唱“大合唱”,總要有一個指揮。從歷史和現實看,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勝任。

        說句題外話。海外有些人很害怕中國共產黨“統戰”的說法。但其實有什么可怕的呢?古人早就說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”,所謂統戰,就是把“多助”搞得再多一點,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,為共同目標結成統一戰線,共同奮斗。大前提是有共識,剩下的就是相對的小分歧,可以商量、協商,政治運行的邏輯就是求同存異。

        許又聲說,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基本特征是共產黨領導、多黨派合作,共產黨執政、多黨派參政,“在中國,應該說沒有反對黨,也沒有在野黨”。在這一政黨制度中,執政黨和參政黨同心同德,風雨同舟,實行“長期共存、互相監督、肝膽相照、榮辱與共”的基本方針。

        有人又問了:沒有反對黨、沒有在野黨,那能叫現代政黨制度嗎?

        這個問題可以用實踐回答。

        2021年3月4日,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在京開幕。圖源:新華社
        ?
        ?
        我們常聽一個詞,“共商國是”。大家的事要大家商量著辦,這就是民主的樸素真諦。實際運作中,國是,是由中國共產黨和民主黨派、無黨派人士共同協商的。

        協商什么事情呢?白皮書寫道,包括中共全國和各級黨代會、中央和各地重要文件的制定、修改;包括憲法、重要法律、重要地方性法規的制定、修改建議;包括人大常委會、政府、政協領導班子,以及監察和司法機關首長的建議人選;以及統戰和多黨合作的重大問題。

        這些年,如果大家留意新聞能經??吹?,像五年規劃綱要、黨代會的重要文獻、政府工作報告、經濟社會重大專項任務這些大事,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會專門召開座談會,邀請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參加討論。

        還有很多制度化的協商方式,例如每年召開的政協會議,以及約談協商、書面協商等等。說到底,就是為了團結動員更廣泛的力量,使決策更科學、國家治理更有效并能及時發現和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以脫貧攻堅為例,2016年起,各民主黨派共有3.6萬余人次參與脫貧攻堅民主監督工作,向對口省區各級中共黨委和政府提出意見建議2400余條,向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報送各類報告80余份;而在全國一心的抗擊新冠疫情中,共有6萬多名民主黨派、無黨派人士醫務工作者奮戰在抗疫一線,并向中共中央、國務院提交意見建議超過4000件,很多都轉化為具體決策。

        以所處的崗位講,2018年全國政協換屆時,黨外代表人士擔任政協委員的有1299人,占比超60%,占全國政協常委總數65%;全國各級政協組織中,有41萬余名黨外代表人士擔任政協委員;民主黨派成員和無黨派人士共有15.2萬余人擔任各級人大代表,還有大量擔任政府、司法、檢察機關領導職務,以及1.27萬余名黨外人士擔任地市級以上有關部門特約人員,對行政、監察、審判、檢察機關進行監督。

        可以看出,“長期共存、互相監督、肝膽相照、榮辱與共”不是空話,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發揮了實效,運行得很好。?

        2021年3月4日,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在京開幕。圖源:新華社
        ?
        ?
        成功的實踐會給人更多自信。新型政黨制度的提法,充分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“四個自信”。白皮書自信地說,這是中共、中國人民、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的偉大政治創造,是中國為人類政治文明作出的重大貢獻。

        2018年,習近平曾深刻指出,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“新”在哪里?

        一是能夠真實、廣泛、持久代表和實現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、全國各族各界根本利益,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代表少數人、少數利益集團的弊端;

        二是把各個政黨和無黨派人士緊密團結起來、為著共同目標而奮斗,有效避免了一黨缺乏監督或者多黨輪流坐莊、惡性競爭的弊端;

        三是通過制度化、程序化、規范化的安排,集中各種意見和建議、推動決策科學化民主化,有效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囿于黨派利益、階級利益、區域和集團利益決策施政導致社會撕裂的弊端。

        白皮書也指出,中國新型政黨制度“避免了舊式政黨制度施政時固執己見、排斥異己、導致社會撕裂的弊端”,“克服決策中情況不明、自以為是的弊端”,“有效避免否決政治、議而不決、決而不行,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”等。

        這是非常明確凝煉的概括。我們見過太多的“拉布”“為反對而反對”,也見過被利益集團綁架、議而不決、為選票而短視的操弄——這樣的例子,放眼全球俯拾皆是。

        人類社會的政治理想是追求“良治”“善治”。什么才是良治?能實現國家發展、民族振興、社會進步、人民幸福的政治就是良治。在此意義上,中國的新型政黨制度實踐無疑是符合中國實際的一條探索道路。對此,我們有充分自信。?
        ?
        文/公子無忌
        編輯/云歌、山形秋



        下面是廣告時間:

        關注公眾號:拾黑(shiheibook)了解更多

        [廣告]贊助鏈接:

        四季很好,只要有你,文娛排行榜:http://www.yaopaiming.com/
        讓資訊觸達的更精準有趣:https://www.0xu.cn/

        圖庫
        關注網絡尖刀微信公眾號
        隨時掌握互聯網精彩
        贊助鏈接